第200章 城头的身影

    明月悬天。

    午夜虫语时。腐朽荒凉的司空庄园里出现了一个瘦小的身影,浑身缠着白色的布条。

    她走进坍塌多半的废墟,来到一间只剩下半面墙壁的小屋。

    屋子的顶棚早已损坏,透过开裂的木板能看到夜空中的繁星。

    无风的午夜,女孩身上的布条诡异的微微摆动。

    亦如她此时起伏的心情。

    这间屋子是司空青花曾经的闺房,留下了一个女孩年少时的记忆。

    随着她躲进了古墓,那些美好的与痛苦的记忆也为之封存……直至今夜。

    司空青花终于下定决心,走出古墓。

    “亡者大人,青花来帮你了!”

    捏起的小拳头依旧柔弱,却充满坚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亮后,青冥树已经完全被尸族占据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高大的奇树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点,全是大小不一的尸族。

    这些异族就那么古怪的爬来爬去,将巨树当做了巢穴。

    徐衍缓缓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尸族的举动令他看不懂。

    不远万里翻越北州雪山,跋涉而来,难道就为了青冥树?

    树顶已经没有了青冥果,在余下的百年间按理说没人会来这处荒芜之地,因为没有丝毫的好处。

    这里像一处干涸的泉眼,青冥果的存在就是百年间唯一能汇聚出的一滴泉水,平日里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即便占据了青冥树,想要得到好处也得在百年后。

    尸族傻了?

    恐怕不是。

    徐衍沉吟良久,忽然望向高耸入云的青冥树。

    “死木,青冥树……莫非青冥树也是死木。”

    “死木能让尸体异变为尸族,那么青冥树这棵最大的死木,会不会可以强化尸族,催生出更多的白僵,或者火魃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根据的猜测,徐衍无法肯定真伪。

    想要知道真相,除非更加了解尸族。

    眉宇间闪过一丝罕见的痛楚之色,徐衍展开火焰翅膀迅速远去。

    雷灵本源开始爆发出可怕的雷电之力,徐衍尽管以火魃的力量时刻镇压,但始终无法炼化。

    这就像身上插了把刀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一刀捅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一处林间山洞。

    徐衍盘坐其中,运转灵力在火魃之力外又形成了一层灵力构成的屏障,算是困死了雷灵本源。

    这份本源来自商无极,是活的,有自己的意志,除非封在身体里,徐衍暂时想不到其他的手段保存。

    “灵力封印绝非长久之计,亡者殿里的尸气越来越少了。”

    徐衍紧锁着眉头。

    其实不是亡者殿里尸气变少,而是他能动用的尸气呈直线下滑,不久之后将再无可用。

    亡者殿带来的好处变得越来越少,直至越发凶险。

    徐衍如今的处境也变得危险起来。

    面对其他亡者的追杀,唯一的出路就是成为雷魃。

    雷灵被压制了三天,又再次躁动。

    徐衍没办法,只好不计代价的动用火魃的天赋力量,以纯粹的火焰本源来与雷灵抗衡。

    闭关的地点也从山洞变得了地底,又换成隔壁,甚至湖底。

    自从九芒星印的追踪能力开启,徐衍注定无法在一个位置停留太久,三五天就得换个地方。

    无法安安稳稳的闭关。

    谁知道哪一天没等出关呢就被其他亡者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九芒星印的感知依旧很遥远。

    说明别的亡者也在审时度势,各自打算,至少暂时没有人朝着徐衍这边靠近。

    与雷灵本源较量了整整一月时间,终于将其禁锢,短时间内不会苏醒。

    徐衍累得不轻。

    但无法久留,当天便离开了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以长河剑作为飞行工具,徐衍踏剑远行。

    方向,魁星城。

    火魃进阶雷魃的秘密,是最迫切待解的谜题。

    而答案,就埋葬在无尽之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魁星城。

    高高的城墙已然破烂不堪,摇摇欲坠的城楼上立着一只红眼的秃鹫。

    殷红的眼球映现着惨烈的战场。

    雷炮吞吐着火光,轰鸣声时而炸起。

    城墙下一波波的冲杀着尸族的大军。

    残破的城头不断倾泻着各类的法术。

    城里的屋舍大多燃烧着熊熊烈焰,一些高大的火魃早已飞跃城头,在城中肆虐。

    镇守于此的灵剑宗门人从最初的数万之多骤减至如今的不足千人。

    惨烈的恶战带走了太多生命。

    堡垒般的魁星城变得摇摇欲坠,如风中残烛。

    镇守于此的灵剑宗长老玉红蟾浑身是血,她已经整整一月不曾合眼,殚精竭虑,几番险死还生才让魁星城坚持到如今。

    唐秀婉作为玉红蟾的弟子,仍旧追随着师尊的步伐,在魁星城残破的城墙的上奋战不休。

    三天前,洛亦云与洛亦雨赶到魁星城。

    青冥果的力量让洛亦云终于重返结丹之境。

    即便有了两兄妹两位结丹大修士的协助,灵剑宗一方也拖不住太久。

    在尸族不眠不休的进攻下,魁星城失守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城中一座仅剩半边的楼宇上方,唐秀婉与洛家兄妹三人合力斩杀了一头火魃。

    洛亦云环顾四周,惨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城破在即,守不住了,除非灵剑宗有援军赶来。”

    “灵剑宗在这一月间被修真联盟与尸族冲破了宗门,门人四散,何来援军。”

    “树倒猢狲散,灵剑宗连山门都没了,谁还愿意来守着这座摇摇欲坠的城呢。”

    连唐秀婉都摇头苦叹,满眼绝望,可见灵剑宗的处境有多危难。

    自从宗主被杀,多位修为高深的长老殒命在青冥树下,灵剑宗注定一蹶不振,加上山门覆灭,传承千年的古老宗门就此轰然坍塌。

    洛亦云咬牙道:“我们也走!不能把命丢在这里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,破城一座,让给那帮死鬼好了。”

    洛亦雨点头赞同。

    可是唐秀婉则缓缓摇头,道:“师尊没走,我也不会走,如果连我们都走了,魁星城这处青州门户将彻底失守,尸族可以长驱直入,青州迎来浩劫,生灵涂炭。”

    洛亦云道:“青果会上已经出现了北州来的尸族,据说连青冥树都已经被尸族占据,魁星城这处门户已经不重要了,青州早晚会被尸族攻占,为今之计我们只能退到云州,联合道宗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洛亦雨道:“道宗一样是个是非之处,有圣女在,道宗的未来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洛亦云道:“管它呢,能躲一时是一时,与道宗周旋总好过死在尸族手里……真有援军?”

    洛亦云惊呼着指向远处。

    一道道剑光踏着晚霞而来,共有百余人,都是灵剑宗的门人,其中长老有五位,为首的正是剑十七。

    这百余人在如今的情况下算得上一份强大的战力,不多时纷纷落在破败的城头。

    玉红蟾冷冽的神态终于好转了几分,点头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“十七,你来得正好,助我将尸族挡在城外。”

    “红长老辛苦了,十七此行正打算大战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同门去了何处,可有临时的落脚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……死的死,散的散,剩下的,都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剑十七的声音充满了苦涩,他带来的百余人,其实是灵剑宗仅存的门人与长老。

    玉红蟾怔了很久,一声苦笑。

    “也好,我们灵剑宗为了青州亿万生灵在此大战一场,死而无憾。”

    “死而无憾!”

    城头上的呼喝声铿锵有力,身影个个笔直。

    哪怕是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最后一战。

    远处,落日的余晖里掩杀来一片阴影。

    超过了十头火魃出现在城外,每一头火魃的身后都跟随着数以千计的白僵大军,而数十万的尸鬼则如同洪流般从坍塌的城墙奔袭而过。

    就像奔腾入海的一条条江河,一去不回。

    玉红蟾持剑立于城头,半步不退,剑十七也如同钉子般钉死在城头。

    这一战,是这些灵剑宗长老最后的荣耀。

    丢掉了山门,丢掉了故乡,丢掉了传承,但,他们不想再丢掉先辈的意志。

    死守魁星城!

    恶战在夜幕来临之际爆发。

    唐秀婉早已冲上城头助战。

    洛亦云叹了口气,暗骂着灵剑宗这些长老的倔强,没办法只好跟着妹妹一起登上城头。

    火魃的身影逐渐熄灭。

    灵剑宗一方的伤亡也在加剧,人们的身上是轻重不一的伤势,除非重创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坚持。

    坚持着黎明的到来。

    或许魁星城会彻底被攻破,但至少在今夜,没人会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因为黎明,象征着希望。

    十余头火魃终于尽数被诛杀,可是白僵大军却难以覆灭,至于数量更多的尸鬼则早已冲过了魁星城,冲进了青州大地。

    城下的黑暗里再次出现了火光。

    这次的数量更多,足有二十于头火魃正在接近。

    面对着四周数之不尽的白僵与杀不完的尸鬼,人们的心头全都是绝望。

    没机会在看到魁星城的黎明了。

    除非死在城里。

    拖着残躯的玉红蟾发出苍凉的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“天亡我青州!”

    内有修真联盟肆虐,外有尸族猖獗,青州注定要成为乱世。

    “我们冲出去,杀了这批火魃!”

    剑十七的疯狂提议,不亚于去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可是杀了城外的火魃,还会有更多的火魃出现,尸族仿佛无穷无尽的大河,不断的涌向青州。

    望着身边奔袭而过的白僵与尸鬼,在场的众人都感受到了绝望与无助。

    脚步的轰鸣不知为何逐渐停歇。

    奔袭涌动的尸族大军竟止住了步伐,一张张阴森的脸庞上出现了或迷茫或迟疑或狰狞的不同神态。

    无数的尸鬼开始转身,朝着无尽之森的方向掩杀而去。

    大量的白僵探出利爪,将身边一些神态迟疑的同类切断、撕碎,随后与尸鬼大军一同冲向森林。

    尸族的异样,令众人大为不解。

    直至一头头火魃跃上了城头,众人不敢多想,与数十头火魃厮杀。

    随着越多的火魃出现,折返的尸族大军变得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有的尸族打算冲回无尽之森,有的则想要调头去往青州方向,就好像有不同的力量在争夺着白僵与尸鬼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在人们诧异的时候,一道人影由远处而来,踏上城头的同时以三尸神剑拖住了三头火魃。

    “徐衍!”

    洛亦雨与唐秀婉几乎同时喊出来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战事紧要,没时间叙旧,抵达战场的徐衍施展全力与城头的火魃恶战。

    洛亦云与剑十七等人为之精神一震,众人耗尽最后的力量终于将这一波的火魃消灭。

    来不及相聚,城墙外再次出现更多的火光,一个个高大的身影踏着沉重脚步接近。

    一个徐衍的力量,能帮着魁星城守住一时,却守不住太久。

    “我们该走了,人族覆灭与否看造化吧。”洛亦云回头望向青州大地,苦叹一声,“尽力了……”

    尽力而为,总不能把自己也搭上,这是洛亦云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是,有人却未曾倾尽全力。

    城头,徐衍面朝着无尽之森的方向,默默的战力,如一尊雕像。

    “徐衍!我们在这,快过来!”洛亦雨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别出去……”唐秀婉紧锁着秀眉。

    她们都察觉到了今天的徐衍与往常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好像少了些生气,多了些决然。

    城头上的身影依旧没动,在附近徘徊的尸族却开始逐渐躁动,发出阵阵低吼。

    尸气开始在月光下弥漫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尸族在这股尸气的笼罩下边的狂暴,直至嘶吼着冲出城外。

    城里的尸族无论尸鬼还是白僵,都宛如受到了召唤般倾巢而动,洪流一样杀向孕育它们的无尽之森。

    古怪的一幕,不仅洛亦云和洛亦雨难以理解,灵剑宗的长老们也无比诧异。

    他们实在想不通,为何尸族会去而复返,重新回归无尽之森。

    而且是杀回去的……

    如此异样,竟让人们生出一种古怪的错觉,就好像他们身后有着强悍的尸族强者,重新召集尸族杀回无尽之森。

    如果诡异的猜测自然没人会信,可是,城头上那道静默的身影又仿佛在预示着什么。

    城外汇聚的大量尸鬼与白僵也变得狂躁起来,在数十个火焰身影的咆哮下,来自无尽之森的尸族大军再一次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城外与城内形成了两股对流,互相冲杀的尸族竟开始自相残杀!

    远处的一头最高大的火魃开始奔跑起来,大口开合间喷吐出一条炮火般的烈焰,不等城内的众人发出惊呼,城头的徐衍就被燃烧的火海所淹没。

    没有哀嚎声。

    徐衍的身影依旧默默的站在火海里。

    不曾焦糊,也没有化作灰烬,就那么倔强而诡异的存在着。

    仿佛不属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火焰里投来一道有些复杂目光,看了看城内的众人。

    随后一个火焰身影展翅而起,义无反顾的扑向城外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是……”

    洛亦云呆涩良久,艰难的吐出那两个他不肯相信的词汇。

    “火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