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八章 出狱

    修罗境,十八重天,终于回来了!

    火焰代表着毁灭,亦是重生的涅槃,我可以掌控体内火焰的强弱,杀人和救人只在一念间。

    用气场处理好老宋的伤势后,在一片血污的房间里,我们静静等待着,铁板从五百层缓缓升了上来,我将上面的破碎餐具打扫干净,和老宋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阴狱,灵魂进入阴间的第一站,它困了我整整三天,现在,是时候离开这里了。

    站在铁板上,从477层往上升,我几乎饱览了每个房间的场景,残破不堪的尸体,嗜血的场景屡见不鲜,实际上从一百层往后,连骨头都别想见到一根,想活下去,只能吃自己的同类。

    阴狱,是人性阴暗的真实写照,关于这里的很多内容,我无法直接用言语描述,我们永远无法想象,人们为了活下去,会做出怎样的勾当。

    我甚至看到有人自己吃自己——用刀在腿上剐一块肉下来……这的确可以让他活过七天,但他一定会死在下一个七天。

    就连常年待在阴狱的老宋,都被这些场景恶心的满脸惨白。

    “老宋,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。”在铁板上升的过程中,我边杀着那些意图对我们不轨的人,边对老宋说:“你不会真打算,永远待在这阴森地方吧?”

    老宋蹲在地上,双手死死抓着铁板边缘:“你我都清楚,出去的下场会更惨,我和你不一样,我这种没有气场的普通人,一旦离开阴狱的保护,我存活几率小于零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区别呢?”我只是轻轻眨了眨眼,两个手持凶器,扑向我们的强壮男人,立刻被血色的火焰点燃,惨叫着,肢体扭曲着倒地。

    老宋被我的阴森手段,直接看傻了,后背抖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的双手硬如钢筋,可这依旧不是你在阴狱生存的资本,与其死在这里,不如去外面看看,我知道有个堡垒,离这里不远。”

    老宋抬起头,眸子里透着难以言喻的绝望:“有区别,死在阴狱,我至少能复活在阴狱,死在外面的话,我会被带到更恐怖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不再吭声,随着铁板的上升,我的杀人数飞速激增,到301层时,我就杀够了100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我已经满足了离开阴狱的条件,出口,应该在第一层吧?

    在第104层,我遇到了那个漂亮的年轻女人,她身穿黑色紧身旗袍,配高跟鞋,青丝随意披在香肩上,表情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女人冲我皱眉,有些不满道:“你终于上来了,我本来都不打算等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可你还是等了。”下一秒,我的笑容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她的室友,是个面向蠢坏的男人,已经被她肢解杀害后,用金属牙签钉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“下贱的畜生,居然敢打我的主意?”她冲尸体啐了口,轻轻跃上铁板,又冷冷对我道:“多一个人,多一份希望,外面的情况,我再清楚不过了,你道行比我高,应该不至于拖我后腿吧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,老叫你女人,也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女人将美到极致的脸庞扭开,沉默了会,回了句:“我叫冷若雪。”

    “李志文。”我冲她伸手,冷若雪却没有接:白了我一眼:“随便吧。”

    我和冷若雪,都已经杀够了一百人,剩下的,全部交给老宋处理了,漫长的等待后,当铁板来到第一层时,连老宋也凑够了数。

    每一次杀人,都是被动之下才出手的,可想而知,这一路上来,有多少人想至我们于死地,而冷若雪的美貌,更是极大增加了它们送死的几率。

    难道在阴狱,还不够痛苦吗?那些愚蠢的欲望,还没有被压抑住吗?

    走下铁板后,我注视阴狱的第一层,这里和老宋描述的完全一致,墙壁上有几扇长方形的小窗户,窗外沾满了干涸的血迹,虽然视线受阻,但隔着厚厚的墙壁都能听到,外面人们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冷若雪的道行,也恢复的差不多了,我一眼就看出,此女大概在修罗境七重天左右,背后气场所散发出的轮廓,是一座土黄色的坟包。

    我收回目光:“之前你说,你修的是血腥气,我看,不像吧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的。”冷若雪一脸无所谓道:“我们本来就不熟,不说实话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墙外的哭喊声,指甲抠金属的刺耳声,听的我心神不宁,想了想,我对冷若雪说:“出去以后,我们就是同伴了,彼此信任和帮助,活下去的希望才更大,所以你的气场是?”

    “坟气。”她犹豫了下,轻声道。

    这种气场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,它可能比火焰气场更罕见,这让我对冷若雪的来历,感到更加好奇了。

    生前,她有一段怎样的故事?她是怎么死的?

    一层的两个囚犯,正满脸惊恐地注视我们三人,可能从我们身上的血迹,预感到了危险,他俩吓的缩在墙角,一声不敢吭。

    休息了片刻后,墙壁里发出机关转动的声音,一扇低矮的门,出现在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冷若雪冲我招手,我示意她别急,然后看向老宋:

    “最后问你一次,跟不跟我走?”从阴间的大环境来看,老宋无疑是个值得信任的好人,所以我才会这么问。

    老宋脸色青灰不定,接下来他该做出的选择,已经远远超过了死亡本身。

    我并不急着催老宋,给他充足的时间考虑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五分钟,老宋突然抬头,问了我一句:“出去后,你负责我的绝对安全?”

    我实话实说道:“不,我负责不了。”

    老宋狠狠拍了下脑门:“这该死的吃人监狱,我已经够够的了!再待下去,我早晚会疯!干脆拼一回,我跟你走!”

    这才是一个男人该说的话,是的,这里是阴间,这里所发生的一切,都是混乱,绝望且阴森的,但我们不能因此而失去最后的勇气。

    一个失去勇气的灵魂,和堕落的死物,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我冲老宋笑了笑,深吸口气朝前走,开门前,冷若雪指着老宋对我道:“李志文,你的选择是错误的,瞧着吧,这老废物会拖累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每个人做事,都有自己的原则,我不需要向冷若雪解释什么,距离黄泉之道的真相,越来越近了,让心冷下来,再冷点……

    拧开门的瞬间,刺骨的风咆哮着吹了进来,光是风沙,就立刻在我脸颊上割了一道口子!

    而第一层的那两个住客,更是被风吹的口吐鲜血!几乎被冻死!

    阴间的风,实在太冷了,它不是简单温度上的冷,而是那种,能让灵魂发出尖叫的寒意!你恨不得立刻找十床被子,把自个裹起来,再在被窝里生一大团火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准确找个词汇来形容的话,只能是太平间了,存尸冰柜拉开时,那种让人恐惧的恶寒,像极了阴间的风。

    我和冷若雪有气场在身,自然不用惧怕它,帮老宋处理伤势的时候,我曾在他体内留下几丝黯淡的火焰,所以老宋也勉强能坚持的住。

    脚迈出门槛后,我看到的场景,永生难忘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坟土色的戈壁,一眼望不到头,戈壁上怪石林立,一个数万,乃至数十数百万人组成的队伍,正朝着前方疯狂逃窜着。

    场面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冷若雪告诉我,此时正是阴间的夜晚,而夜晚的天色,是血红色的,苍穹如一副血染的裹尸布。

    夜色下方,那庞大的队伍两旁,有数不清的恐怖死物,正肆意捕捉那些拥挤的死者,享受这场饕餮盛宴。

    这些由怨气化成的死物,已经和人类灵魂没有任何关系了,它们是阴间独有的,完全未知的死亡物种,死物身高轻易可达两米,最高者甚至接近三米了,它们的身体瘦长,从皮肤上覆盖着的漆黑色鳞片能看出,它们是完全冷血,不具备任何情感的,死物们有着和活人类似的肢体,躯干,虽然也有着人类的面孔,可它们脸上痴傻和非人的笑容,看上去真的非常阴森。

    与人类最大的区别在于,死物们后背上,长满了密集的长形尖刺,由于骨骼严重扭曲,变形的缘故,几乎每一处关节都断裂了,白骨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至少有六成死物,处于野兽的爬行状态,直立行走的也比比皆是,甚至有不少死物的形态,已经很难用言语描述了——有上半身穿脏兮兮红裙子,下半身完全模糊的漂浮女子,有倒退着行走,穿漆黑寿衣的白发老人,也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如纸片子般随风乱爬的中年男人……

    尽管形态各异,但死物们有几个显著的共性,很好辨认,它们比人类高大,它们的速度和力量,也远在人类之上,死物能像撕豆腐一样,轻易掀开人脑壳,大口吸里面的脑髓,被吸过的那些可怜人,只剩下一张人皮,被丢弃在路旁。

    人潮的惨叫声,彼此踩踏的声音,骨骼碎裂声,死物们的进食声,凄惨的风声,形成了地狱的邪曲,震慑人心。

    而在我们后方,数不清的阴狱连成片,那些好不容易才摆脱阴狱折磨,恢复自由的人们,正迷茫地注视四周,有人受不了这种刺激,抱着头蹲在地上嚎哭起来。

    冷若雪指着人潮,对我道:“戈壁的视野太单一,一旦被孤立,会死的更快,所以,我们也应该加入人潮中,足够快的话,有三天的路程,大概就能到达最近的避难堡垒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不管怎么说,这都是一趟必死的旅程。”

    在冷若雪的带领下,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人潮中,耳边乱糟糟的,几乎什么也听不见,为了避免失散,我们三人彼此手拉手,冷若雪细嫩的掌心里,满是香汗。

    “死物最可怕的地方,不是力量。”边大步奔跑着,冷若雪边狠狠推开前面挡路的人:“我见过的死物,几乎都是罗刹级别的,以你我的本事,杀三五十只轻轻松松,可怕就可怕在,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,根本杀不完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感知不到痛苦和恐惧,又极度喜食气场浓郁的灵魂,我们阿修罗的身份一旦被发现,它们会立刻大片聚集过来,不顾一切地将我们撕成碎片!”

    我和冷若雪拽着老宋,朝人潮中心移动,借着庞大人潮的掩护,应该暂时不会被死物们发觉。